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
  • 何正菊:过年那些事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天气寒冷时节,母亲已经开始计算,要扯几尺布,才能给我们缝上新衣服。棉袄外的衣服已缝了好几个补丁,早就不适合过年穿了。是的,少时家贫,若非逢年过节,家里是没有条件考虑缝制新衣的,而每每到了缝新衣的时候,年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2:01:47
  • 冉龙江:回味年味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“红萝卜,咪咪甜;看到看到要过年。又好玩,又好耍;又吃豆腐又吃朒。”这首儿歌,诉说的是我们那个时代对于过年、春节等佳节的殷殷期盼。出生于上世纪60或者70年代的我们,也经历过饥饿的岁月。但是尽管如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1:39:46
  • 陈珍秀:“莲花佬”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儿时,家乡的年俗里我最喜欢的就是“莲花佬”。“莲花佬”从正月初二开始。它的成员和道具都很简单:俩人,人手一个小快板。但有主唱和“拉腔”角色之分。主唱者只管即兴说唱,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1:19:50
  • 刘朝宏:鼠年吉祥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鼠出子时三更天,年月日夜不赋闲;顺利平安多福报,意外惊喜好事连;快语祝祷吉祥到,乐享生活蜜样甜!编者按俗话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1:15:42
  • 尚国栋:屯堡年味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糕粑是屯堡人过年必做的传统常见食品,一是方便即食,二是做糕粑寄意着来年顺当“高发”的美好愿望。正如江淮地区农村坚持“无糕不过年”的传统,进入农历腊月初八,始祖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0:55:25
  • 雷远方:除夕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除夕,如一壶老酒,弥漫岁月的馨香,走进盛宴的季节。朔风醉了,在树枝上跌跌撞撞,扯出枝条断断续续地呻吟;雪花醉了,在天地间不停地狂舞,肆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0:54:31
  • 王洪梅:年味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“年”是有味道的:一种深夜泛起的热腾腾的猪油渣的味道,一种摇曳的烛光里缭绕的香烟的味道,一种外婆手中“炒包谷豆”的味道。我喜欢“年”的味道,特别是那种在夜深人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0:53:51
  • 李杰:年味与乡愁 | 27°黔地标·春节记忆征文

    作为常年离开父母在外工作的我,老家的年味与乡愁依旧牵绊着我回归的心灵,那些年过年的情景在我的记忆里依旧如新。在物质条件不太富裕的那些年岁里,过年成了我从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0:52:14
  • 艺境观象 |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“寻鼠”游戏

    鼠,体型颇小,机敏灵活,人们寻鼠、捕鼠都要费一番力气。1月14日,农历庚子鼠年即将到来之际,一场别出心裁的鼠年迎春特展在上海博物馆拉开帷幕。展览以“灵鼠兆丰年”为主题,甄选5件与鼠有关的藏品,邀观众走进博物馆,玩一场“寻鼠”游戏。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0:35:12
  • 省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小分队走进晴隆县阿妹戚托小镇 | “我们的中国梦”——文化进万家·多彩贵州百姓大舞台

    “老师,帮我写两副春联,还有两个‘福’字。我家一副,我叔叔家一副。”“妈妈,我想请那些老师帮我们照相,全家的那种。”“这样精彩的演出,经常来我们这里就好

    天眼新闻 2020-01-20 10:34:39